圣公会首页 | | 网站地图
教堂 国内教堂 默想 诗篇 灵修 历代信条  更多
教规教义
当前位置:中华圣公会 > 信仰与神学
关于“预定论与得救确据”的一些观点
时间:2014-10-7 22:27:43 来源/作者:杨提摩太 点击:
 

1、我们承认:上帝自创世之始,就藉着祂在基督里设立的方法,拣选了特定的个体,使之白白地称义,被接纳为上帝的义子,得以效法耶稣基督的模样,成圣并进入基督的荣耀。我们也承认:这样的恩典是蒙圣灵的感召而成的,既有圣灵外在显明的恩典,也有圣灵在人心不可见的改革之工,这等人既蒙上帝拣选,祂恒久忍耐的保守大能,也必在他们身上得以完全彰显。

 

2、上帝的救恩虽然是白白成就的,但上帝的救恩并未脱离祂所设定的施恩之具(特别是新约时代中的圣洗与圣餐,也包含旧约诸如割礼、祭祀等礼仪)而得成全。上帝既定意在施恩之具中彰显并完成祂的救恩,信徒也必须藉此特定方法领受祂的救赎。如果不是藉着教会和教会所施行的圣礼,我们不可能晓得上帝隐秘的拣选意旨。而上帝既以圣言设立施恩之具,我们也当信圣灵必定藉着这施恩之具实现祂的意旨。圣灵与圣道,是施恩之具有效的根基。

 

3、上帝的救恩既没有脱离祂设定的施恩之具,也没有脱离祂福音的呼召(福音属乎圣道)。福音宣告蒙恩的方法,而非蒙恩的事实。人必须先藉着福音宣告的方法,履行得救所需的一切要道,方能领受上帝为蒙恩之人所设立的救恩确据。而在福音的宣告中,基督的救赎对全人类都是有效的。这个有效拣选(尤其是个体的拣选)二者之间本身没有关系,而是强调:属乎亚当后裔这个种族,都可以藉着福音的方法,进入上帝的恩典之中。仅仅在聆听福音的聚会中(没有依照福音的要求施行上帝施恩的圣礼)宣告听众已蒙救恩,是不合宜的。

 

4、对于理智成熟之人,在藉着施恩之具领受救恩之前,其内心须有必要之预备(这预备乃奠基在聆听圣言的宣讲之上):首先,他当信有上帝,也当信基督是上帝之子;其次,他当承认上帝善恶的法则,也当承认己罪并弃恶从善;再次,他当承认罪人无力自救,而基督的功劳可救他脱离死亡;最后,他当愿意领洗。

 

5、对于那些已经藉着洗礼重生,归入基督的人来说,上帝极其乐意让祂的儿女知晓已经得救的地位,以及他们儿女的名分。所以,基督亲自设立了圣体圣事,在圣餐中明确宣告这是我的身体,为你们舍的这是我立约的血,为多人流出来,使罪得赦,作为我们得救的确据。然而,上帝也要求祂的儿女在领受得救确据之前,有必要的分辨省察,这是祂的儿女所当遵行的本分。已领洗的信徒,可以在信靠悔改的光景中,确知自己处于得救的地位之上。而教会也当以信靠悔改作为判断信徒是否应当领受圣餐的标准。

 

6、圣灵藉着洗礼,还赐给信徒一切的美德和善行。信徒藉着这些德行自由行善,既是履行上帝所托付的本分和呼召的目的,也是活泼信心和生命的美好果效。我们承认,行为的善果随着信心而来,是信徒所应有的,但它们本身却不是得救确据。因为,信徒身上的美德与善行,一样完全的都没有,而且满有瑕疵,不堪察验,唯因基督之故得蒙悦纳。而且,这些美德与善行都极其易变,往往因信徒的软弱而失落。但当信徒失落这些标记时(甚至包括信靠悔改),我们也不当直接判断他们已经失落救恩,而应尽上上帝赐予教会一切的恩赐和本分,帮助他们重拾这救恩的印记。

 

7、信徒一切的美德和善行,都不能充当我们的“得救确据”,其仅有目的就是取悦上帝,并且叫上帝得着荣耀,这也就是改革宗所说的“唯独荣耀上帝”。然而,“得救确据”无法通过取悦上帝而赐下。上帝既在基督身上得着完全的悦纳,“得救确据”就无须依赖我们的功行,单凭上帝所设立的圣礼就可以得着。唯独基督的功劳,是信徒内心平安的基础。信徒若以美德和善行赚取自己良心的平安,这些平安就虚假不实,也必在良心的省察中站不住脚。我们没有任何一种美德或善行,可以使我们堪配“得救确据”。我们若仰赖自己的美德或善行,就永远寻不着良心的平安。

 

8、我们当相信:圣洗完成的救赎之功,正如基督在十字架完成的救赎一样,是永远有效的。对于那些蒙上帝拣选的人来说,圣洗在圣灵的恩典中,它已成为不可磨灭的“圣灵印记”。无论洗礼前的罪、还是洗礼后的罪,都在圣洗的时刻,与基督同钉了十字架。只是,信徒是常常软弱的,他们需要洗礼之功在时空中的特别彰显,以医治他们软弱的罪。这个工作就需要圣餐来完成:通过重复举行的圣餐,不断地表明基督的死,彰显基督宝血涂抹罪恶、滋养灵性的大能,使信徒能继续得力行走天路。但我们不应认为:圣洗本身并不完全,它的救恩功效还须通过圣餐才能补全。圣餐与圣洗一样,都表明十字架一次成就的恩典。

 

9、我们虽然强调圣礼的重要性,却并不否认圣灵在人心隐蔽的改革之工。实际上,这样的工作极其重要。圣灵使用祂不止息的爱,不断在信徒心中作圣化的工作,以致他们悔改与成圣。但是,圣灵的工作并不是时时都可感知,即使在不可感知的情况下,圣灵仍然可能作工。然而,当信徒身上产生各种善果的时候,都应该归功给圣灵。因为一切的善果,即便是信徒随自己的意志自由而作的,都有圣灵先在的、不可见的改革之工。

 

10、我们也当谨慎:因为上帝的慈悲既是如此博大,而圣灵的善工,并不仅仅作在那些被上帝预先拣选的人身上,正如基督的恩典也会施行在仇敌的身上,扫罗和犹大都曾蒙过这恩。这正合上帝的本性,因他恩待那忘恩的和作恶的。即使最终离弃了上帝的恩典,他们一时身处上帝的恩典之中,也并非不可能。如果上帝没有事先在他们身上施恩,他们就不可能“辜负神恩”了。

 

11、我们既然承认,一切信徒身上的美德与善行,都是从上帝而来,那么一切非信徒身上的美善之事,也当相信出乎上帝。既然如此,信徒身上的美德,与那些最终离弃上帝的恶人相较,就没有什么可夸口的了。我们甚至可以看见,一个蒙恩到底的信徒,或许他的德表还常常不如那些恶人。因此,以信徒身上的成圣水平衡量他们是否蒙恩,实属不智,往往自欺欺人。

 

12、再者,已蒙洗礼重生的信徒,即使有了信靠上帝、悔改己罪“活泼的信心”,他们“不信的恶心”也不免时时发动,以致陷在“二律交战”的境地。我们当说:上帝的恩典在何处使人趋于至善,恶者、世界、老我的罪行也在何处使人趋于败亡。信徒虽然身处蒙恩的境地,却不能凭借己力保守自己直到永生。每当我等回顾自己的本相,我们仍然只能找到我们无力永远持守救恩、唯独仰望基督在圣教会中设立施恩的“确据”。

 

13、反过来说,上帝虽然极其乐意自己的儿女信靠自己,确知自己蒙拣选的事实,但祂要考验信徒信心的本意也同样极其真实。无论亚当还是基督,都曾接受上帝的试验,难道信徒的信心可以摆脱今生的试炼吗?上帝决不愿意祂自己的儿女怠惰,祂已经设定我们可知晓自己蒙拣选的方法,只要求我们恒心仰望。况且,我们也知道恒心仰望基督的恩典,并非苦事,乃是乐事。所以,我们当安然信靠祂的“施恩之具”,而不必在别处发明“得救确据”的教门。

 

14、如果信徒恐惧失丧,这并不违背上帝的心意。这样,信徒当殷勤使用上帝施恩的方法,恒切祷告,刻苦己心,对付自己的罪恶。只是,没有任何一种圣洁可以脱离上帝的恩典成就,也没有任何一种灵修方法可以脱离上帝设立的圣礼得以完成。“施恩之具”本是十字架的活画。脱离上帝所设立的圣道、圣礼,用“妄自行割”的立功之法成圣,必致南辕北辙,缘木求鱼,反而是各样坏事的起头。

 

15、没有任何一种圣洁可以脱离恩典得以成全,也没有任何一种恩典不是为着成圣而设。离开圣洁的“恩典”,带来赖恩犯罪的轻信主义,这完全是对恩典的误解。信徒不可能在犯罪中认识恩典,只能在悔罪中认识恩典。上帝的恩典只为让人自由成圣,而不会让人自由犯罪。信徒若在恩典中放纵,上帝将改以审判和管教的杖相待。让人自由犯罪的“恩典”,不过是魔鬼的谎言与骗局。

 

16、无论对于信徒还是非信徒,良知与律法既不能使人得救、也不能使人成圣。但对信徒来说,良知与律法大有意义:它们能显明人当走的善道,以及人所当对付的罪恶。然而,单凭良知与律法,完全无法提供罪赦和成圣的能力,唯独靠着“施恩之具”才能成圣——因此,在良知与律法的省察下,我们的过犯在何处肆虐,我们就可以藉着信靠与悔改,在何处确认:圣灵藉着上帝的“施恩之具”,用十字架的大能除灭了我们的旧人和旧人的行为,好叫我们能自由而良心无亏地实践基督的公义和圣洁。因此,尽管信徒的良心因受圣灵光照的审判而常常不安,却不必听从恶者藉着良心所施加的控诉。我们在上帝设立的“施恩之具”面前可以坦然无惧。

 

17、正如教会传统所宣告,我们已可以确知:“耶稣基督的圣体宝血,保守我们身体灵魂直到永生”。我们“得救确据”的实体,就是“耶稣基督的圣体宝血”,没有例外,而圣餐则是这确据分赐我们的方法。这确据既在主里,祂完全的丰满,就不能为我们有限的时空所完全理解,所以,我们就需要不断领受。尽管我们当持守“信靠”与“悔改”作为领受的条件,圣餐却不是我们的“报酬”或“奖励”。我们不可以在“信靠”和“悔改”的基本条件上,再加上什么程度的善行作为我们的工价,这本是愚昧的恶行。

 

18、论到“重生”,按照改革宗的理解,是“把新的渴望、目标、道德能力注入人的心里”,也就是得到从上帝而生的新生命。我们认为,上帝确实通过圣灵和水的工作,将新的生命赐予信徒,这新生命的特征与基督相似,有“真理的仁义和圣洁”。我们同样认为,“重生”是一种生命的状态,是持续性的,也是终其一生的。

 

19、然而,我们并不像改革宗那样,以圣灵在人心动工、产生初步的信心,作为“重生”的标记。我们依从大公教会的传统,将重生的起点定义为洗礼,而非圣灵的内住或圣灵作工之始,因为后者的工作通常是隐蔽的,而非时时显明。圣经明言,重生必须圣灵与水同工。水就成为圣灵工作可见的标记。况且,圣灵的功用在于指向基督与教会。因此,将圣灵的工作归之于圣洗并无不妥。

 

20、尽管《使徒行传》告诉我们,圣灵降临在信徒个体的时间与洗礼的时间时有差异,但这只是“物理时间”的区别,而洗礼本质关乎“神学时间”。基督逾越的奥迹,藉着圣灵的大工,归到信徒的生命之中,这个神圣时刻就是在洗礼施行的时候发生的。它使我们完全归入了基督的死,也完全归入了基督的复活,与基督同钉在十字架上,也披戴了基督的义袍。因此,我们固然承认信心和悔改都是圣灵工作的表现,但我们否认:那些有了初步信心或者领过“圣灵的洗”的人,不受洗也可以归入基督,就能得救。况且,从圣经交托教会的教导规模而言,我们也拒绝确认在圣洗之外任何“圣灵的洗”。唯独洗礼本身使人出死入生。若非与洗礼结合,信心和悔改就算不得什么。

 

21、况且,以上帝为父,也必以教会为母。离开了教会而被重生是不可能的。赐下圣灵的目的,并不是使人直接归于圣父,而是藉着圣子和教会归于圣父。因此,“圣灵的洗”和“教会的洗”,在“神学时间”上理应同一,否则就等于有了“两个洗”,这是不合情理的。信徒不但成为上帝的儿女,也成为教会的儿女,这正是藉着洗礼完成的。

 

22、虽然,“重生”是一次成就、永远有效的工作。然而,“重生”的功效并没有在一个时刻里完全彰显出来。“重生”固然赐下新生命,这新生命也会不断成长。但是,这新生命的表现却并不完全,而且可能跌倒。比方说,“从上帝生的”确实不会犯罪,但信徒本身却时时都在犯罪,这是因为我们的旧人仍在作祟,而新人的生命却不能时时表现出来。“重生”的果效需要信徒的一生作为验证。直到如今,我们的生命还藏在基督里。我们就不能自夸“得着了”。同样地,唯独基督是生命之主,只有他才能作为信徒生命程度的裁判,教会只能按着权柄施行牧养。

 

23、相对信徒一切的美德和善行,包括他们的信心与悔改,唯独“洗礼”是一劳永逸、不可抹煞的(因此,教会传统反对一切形式的“重洗”),其他的美德和善行都可能“失而复得”。洗礼是圣灵永不磨灭的标记(这也证实了拣选、重生和永蒙保守的道理)。因此,相对于信徒的一切美德和善行,重生的确据只能归于“洗礼”。洗礼是一切完全恩典的基础,我们藉着洗礼与基督的功劳相契合。信徒一切美德和善行都应归于圣灵“洗礼重生”之功。

 

24、那么,为何有人领受了这洗礼所成就的救恩,却仍旧灭亡?许多背道沉沦之人,也曾经领过洗礼。对于这等人,我们不必称他们的洗礼有“重生”的功效,但他们确实藉着洗礼“于圣灵有份”。

 

25、首先,他们藉着洗礼被真实地归入到地上教会的团契中。他们既是教会真实的成员,他们施行的圣礼也是有效的。比方说,一个不信的领洗者成为主教时,他也可以坚振、按立,这不是出于他自己的信心,乃是出于他身上的圣灵。这样的圣礼既出乎圣灵的团契,就反驳了多纳徒主义的谬论。与此相似,这样的人也真实地领受了圣灵的恩赐:一个不信的领洗者也可以有讲道的恩赐或奉主的名驱鬼。这些恩赐不是欺哄人的,因为恩赐并非为了抬举他们,而是为了服务教会团契的众人。

 

26、其次,这些人藉着洗礼成为上帝的儿女,这名分也不是虚假的。以扫贪恋世俗,为红豆汤卖掉了长子的名分,长子的名分却不是欺哄人的,因为雅各继承了他的名分,也得着了长子的益处。况且,这名分也不是以撒或利百加剥夺他的。他背道犯罪是出于自己。我们甚至可以假设,若是他“恒久在上帝的恩中”,他同样也能够得救。他是主动弃绝了自己的位份。正如圣约翰所说: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,显明都不是属我们的。

 

27、再次,不但他们的名分并非虚假,他们的恩典也不是虚假的。藉着洗礼,他们也可以领受基督的圣体宝血,只是当他们不再以信心和悔改领受时,就等于将上帝的儿子重钉十字架,将祂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。他们在主的面前吃过、喝过、听过他的教训,主却不小的他们是哪里来的。他们的心田并非没有吃过屡次下的雨水,也并非没有尝过天恩的滋味,只是最后生出了荆棘和蒺藜,被主所废弃。

 

28、那么,一个得救之人和沉沦之人,差别到底在哪里呢?我们既晓得,一切恩典都是出于上帝,而一切犯罪都是出于我们自己。一个沉沦之人背弃上帝,诚然是出于他们自己。但一个永蒙保守之人,却不是出于自己,而是出于上帝主权的怜悯。基督身旁两个罪人,上帝饶恕右盗而审判左盗,这本是祂的权柄。我们也不可以试探上帝,仿佛上帝有什么理由必须宽恕我们,而不宽恕另外一些罪人。上帝的宽恕既然出乎祂的主权,我们就当恐惧战兢,尽我们得救所当尽的本分。

 

29、也没有任何人有这样的权利:可以凭借自己有什么确据,就挑战上帝的底线,怙恶不悛直到上帝义怒的临界点。这种想法出乎恶者,并不出乎基督徒的性情。但我们同样要注意到,毫无根据的疑神疑鬼也力当避免。离道叛教往往有着明显的罪证。我们不应无缘无故怀疑自己或弟兄犯了“至于死的罪”。

 

30、离道叛教之人,一定没有“信心”和“悔改”作为特征,这决非指那些信心疑惑或行为时时跌倒的人。离道叛教之人,也必离弃圣道、圣礼的施恩具,转而在福音之外随从异端的道理,即使教会纪律的施行也不能使之回头。他们一旦否定了这些基本的信理,实际上就否定了洗礼本身的意义。洗礼是圣灵一切恩典的开始和最终成全的保证。一个从根本上弃绝了洗礼的人,可以算作犯了“亵渎圣灵”之罪。

 

31、一个有敏锐良心的人,并不是不会犯罪的,他们虽然犯罪,却在何时犯罪、就何时归向主,这样的人不仅并非离道叛教,反而有着“活泼的信心”。他们即使持续在软弱之中,也不必恐惧自己失丧。他们当恒久忍耐,善用上帝的“施恩之具”,以致最终治死“地上的肢体”和“身体的恶行”。如此去行的人,正如圣彼得所言,就有“永不失脚”的应许。

 

32、尽管我们承认洗礼乃重生之具,但洗礼本身并非巫术。教会只能在洗礼中,将领洗者的灵魂托付圣灵慈悲的护理,也相信圣灵藉着祂的应许必有恩典赐下。洗礼乃是基督亲自设立,而非操纵圣灵的办法。将洗礼当成操纵圣灵的邪术,是对“因功生效”的严重曲解。

  

33、“重生之人”必定“于圣灵有份”,但“于圣灵有份之人”未必“重生”。这就是“真以色列人”与“肉体以色列人”的区别。然而,我们从旧约看见,上帝藉着先知的呼召,也称那些顽梗悖逆的“肉体以色列人”为自己的儿女,可见这“儿女”的称谓并非重生之人独享的,教会曾向未蒙重生之人分享上帝的恩益(正如腓给术士西门施洗),也算不得亵渎。

 

34、我们也无需讳言:“洗礼”既是“重生的确据”、又是“于圣灵有份的确据”,这两者也就无法分割了。若要进一步辨认“重生之人”或“仅仅于圣灵有份之人”也是枉然。我们藉着信心与悔改,可以确知自己身处得救的状态之中,却不能借此判明谁永蒙保守、谁永远沉沦。因此,教会教导与治理的本分,并不是将“重生之人”从“仅仅于圣灵有份之人”中区别出来,而是劝慰信众“当务要恒久在上帝的恩中”。

 

35、最后,我们又当问:领洗者是否当相信自己是重生之人,也是上帝的真实儿女,并有上帝的恒忍之功?答案是肯定的,但这信心也不可能脱离圣礼成就。我们的信仰夸耀的是基督的十字架,而十字架所成的救恩正是在圣洗中赋予我们,也在圣餐中滋养我们。我们既在圣礼中重生,在圣礼中被确认,也在圣礼中被维系。这是“在上帝的恩中”的不二法门。

 

36、正如脱离了圣礼的重生,我们无法认识得救是否可能;脱离了圣礼的维系,我们也无法认识恒忍是否可能。只有藉着圣体圣事,救恩的恒忍才能得着宣告,信徒恒忍的信心才有望得着不断维持。与改革宗神学的纸上谈兵不同,我们认为,“恒忍”离开圣礼是不能被讨论的,因为唯独基督的圣体宝血保守我们,离开了基督的圣体宝血,我们都将从恩典中坠落而放纵肉体或自恃功行。

 

(责任编辑:喜乐旋律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评价: 好评 中立 差评
用户名: 密码:  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另一个验证码。
最新评论
基督教会圣三一堂
首页 | 圣而公之教会 | 教会资讯 | 信仰与神学 | 礼仪与圣乐 | 资源共享 | 著名圣公会人 | 在线留言

Copyright © www.chskh.com 基督教·中华圣公会团契 版权所有  “建设正统的基督信仰网站,为中国教会服务”
本网站收集各类优秀的神学、讲章、圣乐等作品,发布网上共享,无任何商业意图,如有版权归属问题,请版权人尽快联系本站!
浙ICP备09105996号-2

教堂 国内教堂 默想 诗篇 灵修 历代信条 使徒信经